主页 > 综艺大热门 >

这,才是国风美少年们

/2019-03-16 16:16

  原标题:这,才是国风美少年们

  「青年」出品

  编者按

  在这方无限可能的校园里

  总有人用“高超武艺”

  将生活妆点成五光十色的模样

  创造出另外一番惊喜和诗意

  你还记得哪些“人大高手”呢?

  这是最近的三位

  古风团扇、乐高城堡、折纸翼龙

  篆刻、绘画、泡茶

  当国风之美与人大人相遇

  又会产生怎样的精彩呢?

  接下来就随小编一起看看吧

  

  

  

  李奥:印章一小方,却有天地藏

  01

  磨平印面、打上印稿,再印稿上石,一刀一笔,都要时刻专注,完成一方印章,国学院2015级本科生李奥往往需要花几个小时。

  

  古人诗、书、画、印四绝中,在现代擅长之人不多的,大概是篆刻。

  李奥偏对这样一块几厘米见方的天地情有独钟。“只有作为一个空间场域的‘舞台’存在,艺术的表演性才能得到充分的释放。”李奥阐释着他对篆刻的理解,“因此篆刻艺术真正的精髓实际上在于一枚印章的设计。而这又是一块受到极大限制的舞台,因为印章所要表现的通常是变化多端的汉字。”

  在李奥看来,汉字作为一种经过高度抽象的符号,本身就有着不逊色于绘画艺术的强大表现力,而印章通过合理的布局以及对字形的把控,仅用一方小小的空间就可以容纳和包含如此强大的象征潜力,这正是篆刻艺术的魅力所在。

  

  掌握一门艺术往往从模仿开始。小时候学习国画时,李奥曾花过很大的功夫模仿齐白石先生画的虾。在开始学习篆刻时,他也喜欢模仿齐白石的风格。

  其中最有趣之处,莫过于成功地“复制”了他的某枚印章,达到一种自认为“以假乱真”的效果。“这时候,我会很得意地和室友炫耀。”李奥笑道。

  谈到学习篆刻的最大收获,李奥认为通过对每个字字形的研究,他对古文字的了解得以快速增长,一方面在书法练习上可以产生极大的帮助,能够将这样的“金石气”融入到书法的创作中;另一方面则是对于汉字的发展源流有了具体的把握,继而对汉字的抽象性与艺术表现力形成更深入的理解。

  说起篆刻,李奥滔滔不绝,历史上的大篆刻家中不乏大书画家。从明清的西泠八家到邓石如、赵之谦、吴昌硕、齐白石,自称“审美光谱”较宽的李奥很难选择出自己最欣赏的一位。刚接触篆刻这门艺术时他喜欢齐白石凌厉刚劲的风格,后来又觉得吴昌硕的浑厚粗砺的风格似乎更高一筹。浙派的“切刀”突破了原有“冲刀”的单一表现手法,显得古拙诚朴,后来的赵之谦、吴让之又为篆刻艺术加入了灵动飞逸的成分,再加上更之后的赵叔孺、王福庵一派工整精致的印风……这些篆刻大家的作品都对李奥有着别样的吸引力。

  “如果非要说某一位的话,那我大概要推西泠八家之首丁敬。他在篆刻艺术‘文人化’的历程中做出了特殊的贡献,人品也很值得尊敬。”

  有人认为印章是文玩怡情之物,体现着篆刻者的精湛工艺,收藏价值很高;也有人认为印章承载着深厚的文化底蕴,寄托着篆刻者的一份心思,以无声诉有声。

  而李奥认为,其实不需要那么多花哨的修辞甚至“矫揉造作”的抒情,篆刻对他来说更多的是一份时间的承载,或者说证明。

  

  (李奥的书架)

  “我会把我刻好的章整齐地堆放在寝室书架上一个显眼的位置,每次我的好朋友来串门,都会说,哇!这些都是你时间的证明啊,而我的时间都不知道花在哪里去了!所以印章在这种程度上给我一种放松和安定感。”李奥笑道。

  除了篆刻,李奥还会在闲时写几幅对联,这个春节更是格外用心。“以前过节都是给自己家写一些对联,凑合贴着就行了。上学期练了一段时间书法,自己觉得有一点进步,就写一些对联作为去女朋友家的伴手礼的一部分。”

  

  作为一名国学院的学子,李奥对传统文化有着独特的情感。

  “如何把‘传统文化’放置到现代社会的语境中加以解释和运用才是我们经常思考的问题。当然,篆刻也好书法也罢,在某种程度上只能被视为传统文化的细枝末节,在这些艺术里发掘一些有价值的审美元素自然是很好的,毕竟生活没有这些东西未免也太无聊了。”他感叹道。

  张鑫:画在诗中藏,自古最怡情

  02

  

  墨笔丹青,如行云流水绕素笺,展瀚海崇山依旧颜,怎一个好字了得。

  哲学院2018级硕士研究生张鑫与绘画结缘,要从小学说起。那时,他经常看着校长先生作国画,耳濡目染,慢慢地觉得以绘画这种艺术形式来描绘自然万物,以抒发自己内心的情感,同时达到视觉上的美感,是一种很美好的感觉。

  “我以我手画我心,慢慢地就喜欢上绘画了。”张鑫笑道。

  

  苏轼曾经评论王维的诗和画说“诗中有画,画中有诗”,诗词与绘画的关系自古以来就十分密切。张鑫认为:“诗词会以语言这种方式来呈现出美妙的画面,同时,绘画作品则诉诸我们的感官,为我们展现出充满诗意的美好世界。”

  

  

  在生活中,张鑫借几张纸,星星点点地勾画那散落在唐诗宋词中、尚可依稀辨认的雪泥鸿爪,创作了“诗词飞鸟绘”系列作品,还将其带到了《中国诗词大会》,获得了主持人董卿等的好评。

  

  在创作过程中,他也遇到了许多妙事。读着李白《秋浦歌》中的“秋浦锦鸵鸟,人间天上稀”时,张鑫就画出了人们所认识的非洲鸵鸟。但是他后来仔细一想,李白是在安徽游历,怎么可能会见到非洲的鸵鸟呢?于是便查阅资料,才发现诗中的“锦鸵鸟”根本不是非洲的鸵鸟,而是当地的一种特有物种,有学者说是黄鹂。

  “读诗画画真的可以像孔夫子说的那样,多识于鸟兽草木之名。”张鑫笑道。

  

  

  “绘画会是我一生追求的东西吧。”尽管因为各种原因,张鑫没能专业学习绘画,但他认为艺术作为一种业余爱好,会带来不一样的感受。

  几笔勾勒似云锦,点墨绘出心中情。张鑫热爱一切美的事物,绘画理所当然是美的,他又在绘画中去描绘花鸟、山水、人物等世间万物,以此表达他对世界万事万物的热爱。

  

  

  除了绘画和读诗外,张鑫还喜欢剪纸,这些都是他业余消遣的一种方式。“人的日常生活不可能只有工作学习,也要有自己的爱好,在这些爱好中,我可以实现自己心灵的安顿,找到精神的栖息地。”

  董津汁:无由持一碗,寄与爱茶人

  03

  品茶

  

  茶作为中国人生活中最常见的饮品之一,大家都或多或少会有接触,但对于茶文化乃至“茶道”,大学生中爱好此道者似乎不多。

  历史学院2015级本科生董津汁便是与茶道有缘之人。大一“百团大战”时,她路过茗茶子协会的社团展位,一眼结缘。

  不曾间断的每周五晚的茶会、品茶聊天之余老师学长分享的茶道知识、每年清明在茶山上采茶做茶的实地体验……董津汁回想起这些与茶结缘的点点滴滴,她说,正是在这些切身的经历中,自己逐步培养了对茶道的兴趣,也逐渐有所体悟。

  

  (董津汁在信阳采的茶)

  “泡茶”作为茶文化中至关重要的一环,在外人看来似乎很简单,只需要两个动作即可:放茶叶、倒水。因此行茶之人的细致有时会被误解为一种过于繁琐的仪式。

  对此,董津汁认为泡茶过程中之所以讲求细节,其根本在于“保证茶品的品质”。因为不同的茶对于水温、茶具等都有着不同的要求,所以在泡茶的过程中便会有相应的操作细节。“泡出来的茶是带着情绪的”,这也就意味着,如果行茶者内心急躁,茶汤的口感自然也不会尽如人意。

  茶香

  

  

  茶道

  从茶文化的角度,董津汁对于泡茶的一应细节给出了自己的理解。首先行茶过程中往往是“主”对“客”,体现了“对礼的考量”。其二,即便是给自己泡茶,对于细节的把握也有助于泡茶人静心体会,因此得到一种心灵的愉悦和满足。

  “坐酌泠泠水,看煎瑟瑟尘。无由持一碗,寄与爱茶人。”白乐天的这一首小诗或许可以作为许多行茶者的真实写照。

  董津汁在许多公开场合行过茶,譬如房山云居寺的中秋雅集、汉服社的花朝节活动上都有“茶祭”环节。在这些活动中,茶艺本身具有较高的观赏性,便于配合活动的需要;另一方面则是以茶艺为载体,向更多的公众传播中国博大精深的茶文化,让更多人去接触茶、品茶、爱茶。

  “茶道并不神秘,但的确可以沉淀人的心性,”董津汁笑道,“于我个人而言,确实很享受三两好友在一起喝茶话天地的时光。”

  

  尾声

  各位小伙伴有什么绝技呢?你的身边隐藏了哪些身怀绝技的人大人?欢迎在评论中分享哦~下一期的主角也许就是你,或者你的小伙伴!

  采编:王余紫萱 董子琦 林洁

  图片:受访者提供

  抖音视频:盈盈 刘镇 杨洋

  设计:欣欣蔡 跳跳

  责任编辑:

这,才是国风美少年们