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关键时刻 >

深圳两个关键时刻见证改革历程--期刊选粹

/2019-03-28 17:30

  李灏:小平视察南方主要是到深圳,因为这里是他改革的实验田。小平同志两次在关键时刻来到深圳。第一次到深圳是1984年。那时深圳特区刚创办四五年,各项工作还没有头绪,内外对办特区有很多不同意见和争论,说什么办特区不必要啊,是资本主义啊等等;一些报刊攻击深圳:深圳的庐山真面目——“假大空”;内部不少人也认为深圳是卖点外国货赚内地人的钱,靠输血过日子,针头一拔就死掉了。那次,小平听完汇报后没有讲话,但他到珠海时题了词,斩钉截铁地指出:“中央试办经济特区的决策是正确的”。在那种情况下,小平能做出办特区的决策是正确的这样一条重要决断,就把特区保留下来,如果没有的话,特区可能就会夭折了。

  李灏:1992年,又隔了8年,这次是我亲自接待的。这8年中,小平虽然没有来,但他一直关注着深圳。在此之前,我已经通过一些内参了解到一些情况,他跟几个国家的外宾谈,他说建议你们到深圳去看一看,深圳特区的实验是很成功的。我们年年请小平同志到深圳来,他都没有来,但是1992年我们还没有来得及请他,他自己就来了。

  这里有个背景。首先,经过几年的发展,他认为深圳的改革是成功的。第二个背景是,1991年苏联瓦解后,国内“左”的思潮泛滥,反和平演变的呼声也很高,许多人说我们特区“资本主义因素增加了”、“资本主义从南方一个城市向北方蔓延”等等。在那种情况下,我理解,他要说话,所以他主动提出要来。这次来深圳小平同志情绪非常高涨,1月19日那天,我们本来安排他休息到下午,第二天才安排他参观。但他刚坐下来就要求出去,路上不停地问我发展的情况,我向他简要汇报。他说到,深圳外资所占的比例只有1/4,还不是外资的天下,利用外资很有好处嘛,说多一分外资就多一分资本主义,“连基本常识都没有”。讲得很严厉。后来讲到计划跟市场都是经济手段,市场调节、计划调节,资本主义可以用,社会主义也可以用。他这次来,对深圳特区的经验给予了充分的肯定,用一句话来讲就是“深圳的经验就是敢闯”。讲这句话很不容易。“敢闯”意味着什么?许多实验风险很大,而且许多实验也不是中央事先吃得准的,你做了,没有失败,所以就赞赏你敢闯;如果失败了就不能赞赏你敢闯了。由于这次南方谈话全面肯定了深圳的改革实验,才有中央集体做出决定,在党的十四大把实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写入党章。

深圳两个关键时刻见证改革历程--期刊选粹